济南雕刻机:不被看好的全球老大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24-06-06 17:54

  ■“来济南的老外,三个里面有一个为买雕刻机”■ 后老板:开厂三四年,身家上千万■老外不相信雕刻机产自小作坊■技术门槛低,利润在摊薄

  在华山镇的一家雕刻机厂工人正在加工零配件□统筹:王颖军采写:本报记者 田珊

  “世界上70%的雕刻机来自中国,中国80%的雕刻机产自济南。”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济南是全国乃至世界上知名的雕刻机生产加工基地。但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济南产雕刻机的厂家虽多,却面临着企业规模小、知名品牌少、科技含量低的尴尬,行业缺乏整体规划和引导。

  “我们业内流传着一种说法,来济南的外国人,三个里面就有一个是来买雕刻机的。”提到自己所从事的行业,济南一家数控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力(化名)的语气颇有些自豪。“这话虽是玩笑,可还真不算吹牛,我自己就经历过。”

  去年秋天,王力在济南西客站等车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外国人,那人会讲点中文,俩人就聊起了天。很有职业精神的王力想起了业内流传的玩笑话,就试探着问老外:“你是不是来济南买雕刻机的?”老外当时摇头笑而不语。半年以后,王力的工厂里来了一个芬兰客户,“我瞧着他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也一直盯着我看。”相视思索了片刻,两人终于回忆起了半年前西客站的偶遇。

  类似的事情还不只这一次,更多的情景,发生在王力和他的同行们在街边餐馆边吃边聊雕刻机的时候。“吃着吃着常会有别桌的顾客凑过来,要加入我们的讨论。不用问,这一定是外地来买雕刻机的客商。”王力笑着说。

  王力的说法,得到了济南多位雕刻机厂家负责人的证实。“济南是全国最大的雕刻机生产基地,据我所知,整个济南有大大小小的雕刻机生产厂家近200家,全国70%-80%的雕刻机产自济南,而世界上70%的雕刻机是中国制造。可以这么说,世界上正在使用的雕刻机,有一半是济南造的。”做了5年雕刻机外贸生意的杨国庆告诉记者。济南厂家大多数的雕刻机是出口的,国内其他省市要采购雕刻机,首先想到的也是济南。

  “全国做雕刻机比较集中的地方有几个,济南、南京、合肥,其中济南的企业最多,规模也最大,企业大多集中在济南北部的历城区、天桥区等地调酒器。”济南森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峰西说。

  29岁的兆亮(化名)如今自己经营着一家雕刻机企业,他是从雕刻机销售人员做起的,在一家发展较早的雕刻机公司做过几年之后,自己另起炉灶,招聘了几个工人,做起了自家生意。做这行才四年多,兆亮已经有了千万身家。“像我这样的年龄,在身边同行业的老板中已经不算年轻了。”听到记者夸他年轻有为,兆亮笑着解释,做雕刻机这个行业的老板,绝大多数是80后,甚至还有90后。“都是毛头小伙子,一个个做了没两年,就都开上奔驰、宝马了。”兆亮透露,雕刻机这个行业确实赚钱。2007年以前行业最为鼎盛的时期,一台雕刻机的利润能达到500%-600%,现在虽然已经大幅度下滑,但是也能达到40%左右。一台10万元的机器,赚个三四万元没问题。“这个行业赚的都是老外的钱。”采访中,不少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雕刻机分为激光雕刻机和机械雕刻机两种,属于一种小型数控机床,是机床中的细分行业。雕刻机虽小,用途却十分广泛,大到汽车模具、家具家电,小到塑料瓶、印章表面的花纹,都要用到雕刻机设备。

  雕刻机全世界都需要,为啥偏偏选在济南生根发芽,还发展成产业集群?记者就这个问题采访了不少雕刻机企业老板和相关政府部门,不同的人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但是“济南的机床人才优势”是所有人不约而同提到的。

  济南市经信委装备制造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上世纪30年代起,济南就是机床产业的生产基地。机床一厂、机床二厂这些大企业带来的集群效应,这些大型工厂中的技术人员后来加盟各家雕刻机生产企业,为这些厂家提供了技术支持。

  “配套完善也是重要原因,所有的配套设备都能从济南本地配套完成。”王力说亲朋官网首页中心,比如雕刻机使用的铝件,章丘的产量很大,周边王舍人镇等地都有不少小型零部件的生产加工商,已经形成了一个个小规模的产业链条钉书机,组装起来很方便,成本也低。同时,华山一带发达的物流业,也为雕刻机这种出口依赖性强的产业提供了便利。“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你去物流公司看看那些用大型的木头箱子包装的,多是要运出去的雕刻机。”

  国家为了鼓励这类机械设备的出口,实行出口退税政策,而且出口免检,优惠的政策环境也让雕刻机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

  王力的工厂设在历城区华山镇的傅家工业园内,面积不大,连车间、仓库外加办公场所,总占地面积只有6.5亩,和另一家大型企业的仓库合租了一个院落。因为门面不显眼,记者8日驱车造访的时候,竟然两次路过都没找到。记者探访发现,仅傅家工业园区内,像这样的雕刻机企业就不少于5家。

  王力带着记者来到他的车间参观雕刻刀,车间面积总共200平方米左右,另外还有一间不大的仓库。五六名工人正在干活。“厂房确实是小了点。”王力说,目前大多数雕刻机企业生产以组装为主锻压机动力剪,场地小对生产的影响不大,但是一有客户来参观,就比较为难。

  他指着一台正在装配中的雕刻机告诉记者,“好多来这儿参观的外国人,都不相信这种十几万元一台的机器是我们这种小厂做出来的。常有外商明明站在厂房里,却问生产车间在什么地方。”

  “济南的雕刻机确实名声在外,但说实话这个名声不太好。”兆亮对记者坦言,近年来“济南产的雕刻机”在业内甚至成了“便宜货”的代名词。全国各地不少有雕刻机需求的单位,买低端雕刻机时都来济南,要买高端雕刻机,就去北京、武汉等城市了。

  雕刻机有高低端之分,济南的雕刻机厂家,大多数生产的是低端机。而低端机的生产几乎没有门槛,只要投上10万元-20万元,找一两个懂技术的人,再找两三个人做外贸,就能开个雕刻机厂,很赚钱。行业也没有技术壁垒,主要是组装。大多数厂家的技术,技术人员只要进车间干一个月,就能照葫芦画瓢做出图纸然后仿制出来。

  “就因为科技含量低,门槛低,大家都知道这行好做,做雕刻机的企业越来越多。参与竞争的企业多了,利润也就越来越薄。”兆亮分析。

  既然知道技术门槛太低,为什么不提升技术水平呢?记者采访的大大小小6家雕刻机企业中,仅有一家表示正在进行专利技术的研发,并准备申请高新技术企业,而其他企业则对技术革新表示“不感冒”。“搞那些发明专利有啥用,你今天发明出来,明天就被人家模仿去了。我们才不做那‘冤大头’!”一家雕刻机厂负责人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的原委。“我们这个行业利润还算不错,没必要费工夫去申请啥政策优惠。有那时间,还不如多搞点生产,多赚点钱。”

  “雕刻机这个行业,确实赚钱,但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匆匆过客,干不长。”兆亮说二氧化碳焊机,他觉得自己就像上世纪80年代初摆地摊做生意那批人,第一批摆地摊的人都赚钱了,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是捞一票就走。“这个行业赚钱是赚钱,但是少规范,处于一种无序的竞争中。我做了这几年,却没有一点归属感。凭直觉,这个行业不适合做长。”兆亮对自己正在从事的行业前景并不乐观。

  采访中,兆亮和历城华山镇工商所所长刘大勇,不约而同地将雕刻机产业发展的现状与几年前红火一时的塑钢产业做了比较。“塑钢当时也很红火,不亚于现在的雕刻机,济南做这一行的企业大大小小也有上百家,但是现在怎么样呢,一夜之间好多都销声匿迹了,现在倒闭的倒闭、改行的改行。为什么?也是因为缺乏引导,自生自灭了。”兆亮说,产业发展的初期,大家一直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开始水浅的地方还行,现在水越来越深,企业需要方向性的指引,最好能够形成规模,才能适应形势的变化,不至于淹死在茫茫大河中。“没有规模、没有品牌、没有核心技术,行业很难做到可持续发展。”王力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记者接触的雕刻机企业中,也有希望以技术、品牌取胜的。但是因为对政策了解有限,企业负责人坦言不知“如何下手”。

  李峰西是济南森峰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最近正忙着与北京一家公司谈合作,将激光雕刻机的元器件“激光器”生产技术引入自己的企业。

  他告诉记者,元器件“激光器”的成本,能够占到一台激光雕刻机总成本的三分之一左右,如果能实现自主生产,企业成本将大大降低。但是济南的激光雕刻机生产企业目前并不具备这项核心技术,要靠从外地厂家采购激光器。这不但推高了成本,也使得企业在整体产品的自主创新方面受制于人。比如说,如果客户需要在现有的机器功能基础上进行微调,哪怕是很小的一点改动,企业都没有办法应对,因为核心元件不是济南企业自主生产的。“我们一旦掌握了元器件的生产技术,成本上能降低15%。更重要的是,这样我们就能够根据外商的个性化要求定制产品了,像海尔为农民定制洗土豆的洗衣机一样,这将对打开产品销路起到关键的作用。”李峰西打比方说儿童秤。

  除了自主生产元器件之外,李峰西还打算在增加产品的技术含量上下工夫,申请各类项目扶持,争取优惠政策,也是他很关心的事情。他曾经申请过高新技术企业,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未能如愿。“企业有自己的发明专利,但是要申请高新技术类企业享受优惠政策多功能健身椅,还有很多‘硬杠杠’,我们以前的财会账目不够细致,没分出科技研发费用,这些都导致申请‘不达标’。”

  “我现在弄不明白哪些政策适合我们,哪些项目可以申报。”对李峰西来讲,如何正确运用国家的优惠政策是摆在眼前的难题。发改委、经信委、科技部门每年都会有一些项目资金,李峰西也组建起了自己的项目申报团队,可由于没有经验,申报工作开展不顺利。“我们的消息有些闭塞,经常想申报项目却摸不着门路。”而李峰西说这话的同时,济南市科技局专门针对高新技术企业举办的政策培训班正在济南举行,李峰西说,他没听说过政府举办的培训班,不过以后他会关注,让企业的项目申报人员也去参加。

  记者采访中发现,规模小,也是制约雕刻机企业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原因。记者了解到,目前济南市经信委正筹划出台“济南市装备产业首台套及产业配套奖励政策”,用以扶持市里的装备制造企业。济南一家较大的雕刻机生产企业位列此次候选名单。但是经信委的工作人员直言,“这家企业最终入选的可能性不大。”原因是,济南的数控机床类大企业太多了。“这家企业年销售收入1000万元—2000万元,如果放在别的城市,它一定能入选,但济南有机床二厂这样的大企业排在前面,他的规模就显得太小了,排不上号”。

  历城区是济南雕刻机产业的聚集地,历城区国税局税政科科长刘宗新告诉记者,辖区内的雕刻机生产、贸易企业是出口退税的大户。相对于初级农产品(6.310,-0.22,-3.37%)出口,机械类企业出口利润大,有一定的技术含量,是国家重点扶持培育的产业。但是受欧债危机影响,今年以来,辖区内雕刻机企业出口退税额度明显减少,有的企业甚至今年没有一单出口退税业务上报。这说明目前这个行业的出口贸易受到了打击,日子不如以前好过了。“雕刻机作为济南的特色产业,应该得到更多的引导和扶持。”刘宗新说。

  作为华山镇各类经营单位的基层监管者,华山镇工商所所长刘大勇也一直非常关注雕刻机产业的发展。刘大勇告诉记者,仅仅在华山镇,就聚集了大大小小近百家雕刻机生产企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但是,这些企业却普遍存在着“又小又散”的问题。在这个圈子里,能达到几十人规模的雕刻机企业,已经算“大企业”了,绝大多数是个体工商户。

  在刘大勇的眼里,雕刻机这个行业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但目前处于一种散兵作战的状态。“我们能做的事情,是给企业一些行政方面的指导,比如督促他们办理正规营业执照;指导企业注册商标,增强品牌意识;利用联络优势促进行业之间信息的互通。但是我想,如果能从整体上对这些企业进行科学的规划和指导,他们将创造出更大的效益。”刘大勇说。

  但是,当记者进一步对这个产业进行深入采访时却发现,没有哪个政府部门对雕刻机产业的情况有更为详细的了解。“雕刻机这个产业太小,属于细分行业,我们没有单独对这个行业内的企业数量、规模进行过统计。”济南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对记者坦言,相对这些生产雕刻机的小企业,他们更加关注机床二厂、法因数控(8.830,0.00,0.00%)等机床类别的龙头企业、上市企业。

  尽管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济南的雕刻机企业已经超过了200家锻铸件,但迄今为止,济南还没有成立雕刻机行业协会,也没有相应的管理机构。这个行业就像野草一样悄悄地生长着,由于土壤的肥沃、环境适宜,显现出了其旺盛的生命力。但是,如果不及时进行引导和监管,这个行业难免陷入“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局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